湘约非洲丨自来水喷涌而出是非洲最美的风景

奥门永利网站门户网站 www.bjbj101.com 发布时间:2019-06-21 07:06 【字体:

彭许是湖南水务机电设备成套技术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也是乌干达科博科水厂的承包商。他在非洲晒伤过皮肤,身染过疟疾,也领略过绝美的自然风景。在他眼中,非洲苍茫的热带大草原、奔跑追逐的野生动物,都没有项目建成时从水管里喷出来的自来水那么耀眼——

自来水喷涌而出 是非洲最美的风景

  位于非洲东部的乌干达,水资源充沛,但受资金、技术和设备限制,乌干达偏远地区的老百姓长年喝的是河水、雨水,喝不到干净的自来水。

  彭许所在的乌干达科博科水厂,位于乌干达北部,那里气候温和、四季如春,但人们生活条件极为艰苦。彭许及其公司团队,历时近3年,建成了一个日供水1.6万吨的自来水厂,让周边百姓喝上了“白花花”的自来水。

  “几度想打退堂鼓,但既然开始了,就没有中途放弃的道理”

  2016年中标乌干达科博科水厂项目时,彭许和公司团队满心欢喜。这是一个由世界银行提供贷款、欧洲公司监理的民生项目。能在众多国际同行竞争中胜出,彭许认为在非洲“大施拳脚”的时候到了。

  虽然在非洲打拼已有数年,不同于此前的供货或分包,科博科水厂是彭许独立操作的第一个项目。跃跃欲试的激情与兴奋,很快遇到了“拦路虎”。

  2016年3月,彭许第一次从国内去项目地商谈合同细节。先是坐了13个小时的飞机至乌干达首都坎帕拉,再经8个小时的车程才到达目的地。

  “路上太折腾,盼着到了能够休息一下吧,结果没有水、没有电,手机还没信号。”彭许告诉记者,当时他心里就直犯嘀咕,这地方让工作人员怎么待?

  项目所在的乌干达科博科市,是乌干达、南苏丹和刚果(金)三国交界之处,交通运输来往繁忙,但城市没有自来水厂。这也正是世界银行给乌干达批下贷款建水厂时选址于此的原因。

  “知道条件不好,可是不知道这么艰苦。”彭许项目团队租的民房宿舍距离工地不到4公里,来往两地需要换电话卡,不然就没有信号。

  生活上的不便都能克服和习惯:没有水、食物,一个星期进城一次买回来;没有电,买发电机自己发电;信号差,多换几次电话卡找到信号再打。但对于疾病感染,就有点防不胜防了。

  彭许2017年底时“中招”过一次疟疾,“没有精神、没有胃口,还上吐下泻,最难忍的是骨头里感觉都是痛的。”彭许坦言,这样的感觉不想来第二次。

  2018年春节过后,有4位员工要求辞职。“真是非常理解他们的心情,我自己都感觉要坚持不下去了,几度想打退堂鼓,但既然开始了,就没有中途放弃的道理,只想着加大马力往前干、快点干,早点做完早回家。”彭许说。

  “条件虽然艰苦,但项目所在地居民都很友好。”彭许介绍,得知他们是建水厂的工作人员,更是热情有加。项目建设期间,还有当地人专门充当“社会协调员”来协调和帮忙解决各种问题。

  “当地人喝上了干净水,总统为我们点赞,经历的一切都值得了”

  凭着一股吃得苦、霸得蛮、耐得烦的性子,彭许团队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完成了乌干达科博科水厂的设计、建设、调试,一批“湖南制造”的机电设备也跟着走进了乌干达。2018年11月30日,彭许拿到了项目主体竣工证书,迎来了水厂试通水时刻。

  “水厂试通水的消息在附近很快传开,好多妇女拿着锅碗瓢盆排队等着接水;还没有接水龙头的水管喷出水后,小朋友们甚至脱了衣服裤子戏水,像到了水上世界。”彭许感慨,这个时候不用任何语言、手势,光看表情和反应,就知道他们有多高兴了。

  彭许告诉记者,水厂的工艺流程是先引进原水,再沉淀、过滤、消毒,最后变成生活饮用水。以前附近居民用的水浊度在20度以上,经过水厂处理后,水浊度降为小于1度,浊度越低水质越好。

  2019年5月11日,科博科水厂正式运行。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在剪彩仪式上高度评价彭许及其团队为提高当地居民生活质量所作的贡献。

  随行的乌干达水利部部长接了一瓶水,感慨水很清,就直接仰头喝下去了。彭许对这个细节印象深刻,他说,“努力了近3年,让当地人喝上了干净水,总统为我们点赞,经历的一切都值得了。”

  乌干达地跨赤道,境内风景美不胜收。水厂项目建设期间,彭许曾驱车穿越森林保护区和热带大草原,见过河边“散步”的野象、觅食的长颈鹿、奔跑的花豹,但在他眼中,最美的风景,还要属水厂通水后翻滚涌动的白色浪花,那里荡漾着孩子们的欢笑,也流淌着非洲人们的幸福。

  “民企出国闯荡不容易,但这条路值得走下去!”彭许说。

  (文/黄利飞)

信息来源: 湖南日报    责任编辑: 喻琢
相关阅读